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HighNoon | 10th Mar 2009 | 相關報導News&Interviews | (209 Reads)

Interview by Nico Tang

Q:從六七十年代新浪潮的百花齊放,到八十年代的百家爭鳴,再到九十年代的回歸主題,大浪過後,你覺得今天香港的電影有沒一個怎樣的定位?你會怎樣描述今天的香港電影?

 A:才剛剛在電影圈邊緣遊走的我,並沒資格對香港電影史作分析,容許我分享最近的一些體會。我們都知道,每一個年代電影的命題和趨勢,都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態和氣氛。可能這個說法比較消極,但我常常強烈地覺得我們這一代(80年後生),正身處空白與抽離的年代;我們還是沒能做出很強烈地刻有「屬於這個時代」的印記的電影。從前電影人在各個時代的影響下,切身的感受當前一事一物,不同的時代巨變刺激創作人創造有衝擊力的電影。不是說今天的電影沒有衝勁,只是不少與我年紀相約的創作人,正處於缺乏衝擊和容易忽略自我感受的狀態,並不是缺乏題材,卻甚少會有認真審視生活和呈現我們的作品,而當我們說起現在身處怎樣的一個時代,總有一種蒼白與無力感……我們對什麼憤怒?我們對什麼不滿?我們還有什麼話想說? 回看今年令我感動的電影<天水圍的日與夜>、<証人>等都有著強烈地反映香港現時狀態的魅力。證明並非是這個時代空虛,而是「創作人」選擇如何呈現「現在」,那屬於「我們這一代」的聲音呢?「我們這一代」常被怪責沒有「自我」,甚至有影評人批評為「依賴上一代的營養注入自己的創作」,我對這個說法是半贊成半反對。沒有自我,是因為「自我」尚未成形,當沒有呈現經歷和人生體會的熱情,創作中總不免彌漫著脫離現實的嚮往,又或是充斥對前人的膜拜。但那一代不是依賴上一代的養分和經驗?這樣的指責,對買少見少的培育新人平台,並沒有多大幫助。 我實在不想這樣「稱呼」「我們這一代」,但事實是不單是電影,「我們這一代人」不少都對真實社會生活抱著冷漠態度;我們欠缺的可能是坦白承認:有時,「其實我們的意見是無意見,我們的立場是無立場,甚至我們的態度是無態度」的勇氣,才千方百計走入類型與舊有的題材與模式。我不認為那樣有什麼錯,因為電影題材可以是永恆的,多舊的點子,只要有Touch,還是可以令觀眾共鳴。我主張的不是題材上的新舊突破,而是呈現的狀態。也不知能否有什麼突破,因為我們仍正身在「時代」之中。我唯一能在作品中努力做的,可能是正視虛空,不否認屬於自己的時代,坦承呈現自己身在蒼白和失語的時代,如果想要做的,是關於「現在」的作品。當然,不管呈現的狀態是怎樣,還是先要立定「想做」的決心吧。 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