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HighNoon | 23rd Nov 2008 | 最新影評Reviews, 相關報導News&Interviews | (665 Reads)
好一齣《烈日當空》 列印 E-mail
撰文 湯禎兆   
2008/11/11, 週二


Image一看畢《烈日當空》,腦海中只飄浮一個問題:該怎樣言說,才可以幫它搖旗吶喊,去鼓動更多人入場去欣賞此佳作。

Picture


事實上,當我們不斷去描述及披露香港電影己跌至深淵之際,大抵也因為一切開始進行無利可圖的階段,於是真性情及有心作終於才可以有面世的機會。在香港這樣一個浮躁的短視城市,只要一有利可圖,投資者又怎會不一窩蜂去化身成“搶錢家族”,好趁市道順景大撈一筆。現在山窮水盡,反正拍甚麼都沒有票房保證,於是懷才不遇的優秀導演才有一展拳腳的空間。

麥曦茵正是這樣的一名“新秀”。

容我不作保留地為她吶喊,她是近年湧現的香港年青導演中,最有潛質的一人。此話何說?她與同年代的“導演”相較,最優勝的地方是影像及劇情可以並行同步穩當操控,僅此一點在今時今日已屬了不起的成就。事實上,近年備受注目的一眾本地新銳導演中,不約而同染上世界性的通病,即強於影像而弱於敘事,結果往往致令電影劇情的推展,粗疏鄙陋至慘不忍睹的地步。

麥曦茵當然並非盡善盡美,就影像及敘事兩端的兼顧,固然仍甚多失衡的情況出現──操控影像上仍不時有自我沉溺不能自拔的片段出現,《烈日當空》中的阿怒在地下行人隧道的垃圾告白一場最為稚嫩,恍如學生習作,而牛蒡第二次在醫院再跳芭蕾舞亦覺氾濫;敘事上過多的怒榮獨白,亦令到作品的層次銳降,最明顯的一幕是怒榮拒絕Lolita依偎在肩上,竟然要仗仰獨白解釋怒榮不敢接觸對方的心聲,完全是畫蛇添足的處理手法。

然而無論如何,《烈日當空》此刻所取得的成就,已經教人刮目相看。對比起所謂擅展拍年青人電影的劉國昌,她貼近劇中人心脈及盡量以呈現角度展陳素材的謹慎態度,已足叫劉國昌式的浮飾演技及剝削性煽情處理汗顏至無地自容。2008年有《烈日當空》及《天水圍日與夜》面世,足以證明香港電影的活力常存,仍然教人充滿期待!

原文引用自:http://www.atchinese.com/index.php?option=com_content&task=view&id=54587&Itemid=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