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HighNoon | 14th Dec 2008 | 最新影評Reviews | (315 Reads)

烈日當空:青春本是血淚斑駁
December 10th, 2008

烈日當空
麥曦茵
Trailer

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½

讓質素說話。那些時候,才廿四歲的麥曦茵卻交出了出色作品。沒有名星、沒有抄作、預算緊張,仍然無損影片內涵。讓質素說話,那些邊喊這城沒人看戲、一邊交出爛片的「電影業界」中人,唔該,應該切腹以謝天下。

不用期望電檢局那群老人家會不把【烈日當空】評為三級,因為他們接受不了戲中世界就是現實,「身穿校服,行為違反/踰越社會所期望的青少年形象,例如未成年喝酒、吸煙,未成年發生性行為」這個八股理由,出於他們口中,亦很合理。還來甚麼「未成年發生性行為」?oh come on,別再假惺惺了,面對現實吧。想開開心心嬉嬉哈哈看完無煩惱,去看【High School Musica】就是,【烈日當空】不是這個粉飾太平的級數。

早前讀報得知,當中一場涉大量用語如「朋友」、「奇拿」等的一段,是導演在閃卡事件爆煲後補拍的。電影開段是比較糖衣的,笑位不少,但中後段卻越加沉重。年齡是很重要的,心境夠年輕的導演始能捕捉時下new generation的實況,一種壓迫的時代氛圍。所以,【烈日當空】的鏡頭劇本對白演員等都滲透著迫真的血肉。與【圍城】不同,【圍】片是人物環境設定寫實而已,劇本是個奇情故事;可【烈日當空】的寫實真如片名所言:光天化日,無遮無掩。

常常聽那些老油頭說羡慕年輕人,我只哈哈一笑,只有老糊塗的人才想回去當年輕人。去看【烈日當空】,你才能明白這被壓迫的一群如何過活。這社會荒謬、這制度荒謬,我們比誰都清楚,可是又無法改變。沒法改變,因而無奈。所以【烈日當空】的人物,無論哭笑內裡都是一片無奈。大家明知這遊戲荒誕,卻要繼續「坐」到中五,然後被這個該死的會考「K.O.」;阿摺將留堂作業交給老師,卻將當中的「標準答案」盡改,變成「行政長官由中央『欽點』出來」或「行政長官由『八百人的小圈子』產生」諸如此類,看似是學生對老師的惡作劇,卻搏得老師會心一笑。學生抵抗著老師的壓迫、老師抵抗著教局的壓迫,連香港亦在抵抗阿爺的壓迫。整個世界都是不公平的制度,可是「小的」無論內心怎麼不羈,也只能借個玩笑,抗議一下。這世界最悲哀的是你發現了這制度不公,卻無可奈何,每天還要被它奴役,怒氣填胸卻仍沒它辦法。

因為是群戲,所以描述每個角色的時候,其實是描述不同的青春問題。肥毛之吸毒、怒榮的家庭問題、賢仔的濫交、名校女生的緩交(一個小小的港女論述)……當牛蒡躺在醫院昏迷不醒,其父母卻因照顧事宜爭吵起來,父對母說「當初說要生他出來的是你、說要離婚的又是你」。青春無罪,小孩子只是父母行樂的副產品,卻要來到這世界接受殘酷的試煉。阿摺乘沒人時拔了牛蒡的喉,畫面上的牛蒡便再次跳起舞來。影像上的舞,是心靈的自由。可是年輕人要到肉身死了,心靈才能覓得自由。可見這森嚴制度的壓榨如此滴水不進。而大家高喊「奧運加油」、元誕倒數、歌舞昇平的時候,Lolita少女跳樓自殺、頭抽一伙遇上黑幫混混,被打得血肉橫飛。畫面上的割裂,也是世界的割裂。這世界只顧表面美麗,年輕的一群不被重視,也不被看顧,卻承受最多「要求」、最多「期望」。

雖新晉,但導演在鏡頭的運用卻比很多大牌都要考究。近鏡散發著一種粗礦的暴力感,怒榮和父親的衝突場口、或者眾人在廁所攤牌也極具壓迫力。長觀頭則拍得唯美,有火車軌的場口都拍得美麗非常,特別是怒榮在黑暗中獨自對著馳過的火車吶喊。那個畫面黑壓壓的實在震撼。

雖然,總有些阿叔跳出來挑錯處,說火車軌旁邊的區域不是鎖著嗎?對這群又無法要求太多。他們忘記青春的味道,心境亦早已老去多時,所以不懂「意會」,那個青草藍天火車軌不一定是「真實」,它代表了年輕人在社會外的伊甸園,一處小小的天國。可是這些挑骨頭,絕對無損【烈日當空】的力量,它成為了香港一套後現代的青春經典,以後人們想到本地的青春片,應該先想到【烈日當空】。因為它的血統純正,是真正屬於本地年輕人的電影。其他的,不過是用成年人的角度詮釋他們心目中的「後生仔世界」,存在一種教育電視式的「距離」。始終是一種臨摹,亦欠缺血肉。

太多太多,難以盡寫。就像青春一樣,痛苦而漫長,是一首餘音未至的進行曲——唯有黃偉文在《親愛的瑪嘉烈》一句:誠心祝福你,捱得到,新天地,能為青春的明天下一個不確定的注腳。

原文引用:http://dadazim.com/journal/2008/12/highnoon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