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
原文出處:<香港電影>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yungtszkwong/article?mid=1608

Picture 

我赤著肩,披上烈日這件衣裳,

    冷得我直冒汗,冷得我要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看《烈日當空》,像去了一次旅行,一次用思考去填滿風景的旅行,浮雲滿蒼,風箏亂飛,令人對青春和人的成長浮想連篇。懂得回應和發問是《烈日當空》最令人欣賞的地方,她跟香港這塊小小的地方,血脈相連,不論是片中年青人的語境、其處境所反映的香港文化及生活環境問題,還有他們的所愛所恨,都鮮活傳神,其詩意是碰撞而成的,其電影結構感不強的格局下,我們看到導演麥曦茵一句又一句要說的話,以理先行,畫面的生動像是伴著如音樂的訊息徐徐起舞,好一個內容和形式緊扣的狀態,故事沒有追求追看性的焦慮,始終以人物的刻劃作為起點和終點,扣人心弦的是每個人物的孤獨和無奈,青春本是無悔,有悔的是青春對世界的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 對《烈》片的好評,是近年文化界少有一面倒的,邁克、湯楨兆、朗天都撰文讚許,嚴浩更用「有大師味道的另類片」來形容她,我相信這其中一個原因是,《烈》片所身懷的,是香港電影久久沒有的人文精神,虛無縹緲的所謂浪漫、故作成熟卻又單調愚蠢的英雄主義、希望走純娛樂路線又捉襟見肘的窘態、試圖以主題為先地試討生活結果卻落得自說自話的閉門造車,相信種種香港電影近年的毛病我們都太容易在云云電影中對號入座,《烈》片所表現的坦誠和忠厚,是港片近年少見的,電影借了七個同校好友的經歷,去側寫我們的時代,是由遠及近,以微見宏,用觀察和開闊的胸襟去眺望世界,遊走於用知覺去感受和用冷眼去審視的界線上,讓感覺恰好地複雜,令觀眾的思考足以久久凝結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形容麥曦茵為大師肯定是過譽,但如果以《烈日當空》對比香港較為經典的青春片如遠的《烈火青春》及《靚妹仔》或近的如《香港製造》、《無人駕駛》及《AV》等,都顯得《烈日當空》是更緊貼當下人心理而不是純粹的作者以青年主角作代言,這一點肯定是有利於各個主角演員投入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 戲中有七個男主角﹕理想主義又自我力圖平衡於現實的牛蒡,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突然跳起芭蕾,意識裡沸騰在壓抑裡的優雅情操被形象化,是以超現實反映現實的典範;平日嘻皮笑臉又在午夜打工賺取微薄薪金的笠,是典型不愛風頭而甘於藏於人群裡的小人物,知足常樂卻 偏偏在工作其間開貝殼時發始珍珠,是香港人默默耕耘卻坐望奇蹟的浪漫諷刺;相反富庶而空虛的肥毛渴望與人有更親密關係,因為他是單親而且媽媽是大忙人,習慣疏離的他終於說了全片最令人感動的一番對白,「你對我們有多少認識?過多幾個月我們也不是同學」,這是他被新來的同學發現他吸毒之後他的回應,與他平時在同學群體裡的積極正面判若兩人,原來他獨個兒時就是渾身後天的知命孤獨感;頭抽是電影裡一幫朋友的小領導,但是作為新移民的他也有自卑的一面,面對暴力時的膽怯更反映了成長是體會英雄主義破滅的最佳過程;阿賢是那種典型透過泡妞去排解空虛卻愈來愈來空虛的小男生,跟異性愈接近跟自己距離愈遠;阿摺是聰穎又永遠微笑的男生,他會跟老師討論社會時勢的問題,他的輕蔑好像告訴別人他天生不是活在這個時代的,心裡性取向的秘密讓他更孤傲,所以他親手解決自己喜歡的人之後在醫院裡孤獨前行,世界卻在逆轉,這成為了電影裡最魔幻的時刻,技巧簡單,喻意卻婉約深遠。

        電影的軸心是怒榮,一個跟父親隔著如鴻溝的代溝的青年,帶著怒氣,也帶著疑惑,最後他冒著汗在青馬大橋的掛牆畫前走過,迎著日光,畫面是一般的熾熱勵志,精神上卻是奮力掙扎後的勞累,青春提早被賦予滄桑,完成了麥曦茵這部處女作的整個輪廓,麥導演以個人觀照人倫的故事結構也大功告成,這部看似結構散亂的電影也在最後讓觀眾明白,原來青年人人性的種種,就是電影藉以百川匯河的元素,也見證了作者以人為本的創作精神。不是說電影沒有缺點,例如偶有說理太白之處,還有米雪演的媽媽角色的肥皂劇表演風格跟全片其他演員格格不入,被拍下做愛影片並廣傳的神秘女子的輕生有點太刻意硬傷感,攝影分鏡的紊亂也影響了劇情的凝聚,不過這種種明顯的缺點,跟導演亟欲表達的情緒還是沒有矛盾的,而且導演求表達心切的手舞足蹈更令電影形成了一種天然的凌亂美,令電影巡迴在現代的形式和復興人文精神的優良傳統之中,香港電影好像在新浪潮之後,已經久久沒有看到這種編導信念和世界觀先行的好作品,坦誠率性,感性而又不會言過其實,令人重新醒起電影是一場用態度去回應生命的佈置。